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1979 > 227、污力
    课堂上一个学生举报另外一个学生耍流氓。

    举报人是个男生,被举报人也是个男生。

    李和犯难,男生骚扰男生,这算耍流氓吗,他感觉很棘手。

    很是认真的问那个举报的男生,“他摸你那里了?”

    大教室里哄然大笑。

    举报的男生面红耳赤,“他没摸我。”

    “他亲你了?”,李和瞪大眼睛问道,果然现在同志们的开放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男生的脸更加红了,“没有”

    “那你为什么说他耍流氓”

    两个人也不可能公开捡肥皂的,课堂上这么多人看着呢,李和就比较好奇哪里耍流氓了。

    这个男生指着另外一个学生说,“李老师,他书里夹着一张很流氓的海报,我亲眼见的。”

    流氓海报?

    李和笑笑,对着坐在椅子上局促不安的被举报的男生说,“拿出来瞅瞅吧。”

    他见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就自己动手翻开了男生的书,书页里果然有张折叠的海报。”李老师”,男生见李和打开了海报,想阻止又不敢阻止。

    李和带着很大的期待打开一看,结果只是女星费雯丽的海报,真是再普通不过,如果非说有什么跟流氓沾边的,无非就是这费雯丽胸襟太过坦荡,一看就是性情中人。

    费雯丽拥有清秀的脸庞,立体的五官,纤细的弯眉,她主演的乱世佳人,荧幕上她就是赫思嘉,赫思嘉就是她,柔媚可人中混杂着惊人的桀骜不驯,那双灰蓝色的双毪既含情脉脉又带着一丝狡黠。是个男人看着都会心动,有张她的海报不稀奇。

    李和把海报张开给那个举报的学生看,“你不觉得很漂亮吗?”

    学生说,“这是精神污染,我们要坚决摈弃。”

    “我觉得挺好看的,看着多养眼。培养审美还是有必要的。”

    他把海报还给了那个学生,同时这种事情也不想多做争辩,如果争辩起来也只是为了争辩而争辩,没多大意思。那个说这是精神污染的学生哪怕好色到连自己的手都不放过,但依然会一口咬定自己不好色,自己是个思想坚定的人。

    大部分学生都看到了那张海报,果然坦荡的厉害,果然很艺术,脸上是不屑,可是眼神还是出卖了他们,从生理学角度来说,这种眼神是很难掩饰的。

    男人爱看美女,并不是男人道德败坏,而是一种十分自然的条件反射。

    有人做过调查,看到美女,除了儿童,只要是男人,不管少年、中年、老年,不分种族、财富、地位、能力、健康情况,最初的直接反应都是一样的。

    怎么样?

    想办法干他一炮——

    李云龙

    李和这样轻轻揭过,让大部分学生意想不到,居然还敢说自己也喜欢!

    居然敢在课堂上公开说自己喜欢坦胸的洋婆子!

    疯了啊!

    “漂亮的让人战栗“,李和又不自觉的接了这么一句。

    李老师,你的脸掉地上了!

    你还要不要脸!

    课堂上一阵哗然,有敬佩他坦荡君子,有鄙视他色胚一个。

    下完课,他就开始第一时间看学生论文做批改,有些事情他不喜欢带回家做,在学校里能完成的,他尽量在学校完成。

    章舒声敲门进来说,“以后在课堂上说话注意着点,什么叫养眼?”

    “就是好看啊”,李和没想到一句话能传的这么快。

    “师表这个词你懂什么意思吧?这种话课堂上能随便乱说吗?带坏风气的”,章舒声对李和不客气的问道。

    李和大呼冤枉,“怎么在课堂上夸赞美也是错了?讲不讲审美了?”

    章舒声道,“审美也要分场合吧,你上课的场合明显不合适”

    “行,我知错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犯呛没必要,他知道章舒声也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再说章舒声好歹也是出过国的,思想偏西化,什么样的污力没见过,几张海报几句话完全不看在眼里,可毕竟教研室归她管,她要拿个章程出来给人看。

    李和在巷子里遛狗已经形成了习惯,每天早晚两次,见到秦师傅,他就索性装作没看见。

    秦有米抱着胳膊靠在桥边的栏杆上,老远就开始喊,“姓李的,你给我过来。”

    李和没搭理,这娘们不怕丢人,他可怕丢人,牵着狗头都没回,径直往家走。

    他刚回到家,秦有米却是追到家门口了,“你什么意思啊?”

    李和道,“这话我问你才对,你这大呼小叫的想干什么?”

    这是他第二次跟这姑娘说话,第一次之后,他就再也不想和这姑娘说话,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讨厌一个人更不需要理由,仅仅是因为她看起来很讨厌,尽管这姑娘很漂亮,身量修长,白嫩的出水。

    “我就想瞧瞧我爷爷看上了你什么?”,秦有米不止一次这样上下打量李和了。

    李和道,“你爷爷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要不怎么能看得上我。”

    “我也是这么想的”,这是秦有米第一次认同李和的话。

    “所以啊,我高攀不起,你不用这么生气来找我茬。”

    她不客气的进了宅子,对院墙廊檐上的鎏金描绘品头论足,堂屋的摆设在他看来是土里土气,浪费了这么大的空间。突然回转头道,“若是我给你追求的机会呢,你这人也不是一无是处。”

    李和慌忙道,“我有对象的,我跟你爷爷说过的,你啊,把这个机会留给别人吧”

    “你说的对象是那个姓何的?”,想到何芳她就气短,本来她是这一片的一枝花,自从何芳搬来后,人家总会拿她跟何芳做对比,从身高到长相都要被轻贱到地上了,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皮肤比何芳白了点,她暗自咬牙生气了好长时间。

    “不是,不是,我对象你没见过。”

    “能比我漂亮?”,秦有米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跟何芳比,跟其他女人比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起码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

    秦有米哼了一声,抬脚就走了。

    李和出了一大口气,他很烦这娘们,自以为是,目空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