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布衣监国 > 章节目录 第158章 春秋战史(七)
    未开悟时,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

    开悟之后,他便成为了大海的全部,整片海洋都听从他的呼唤。

    这件事情如果被那些学道的人们知道,肯定会嫉妒的要死——他们每日吐故纳新,不过能得到一点微薄的灵气,以使他们的寿命能延长几年,帝云寰倒好,我不求道,而道自来,我不求气,天地所蕴藏的气息主动汇聚到他的身上。这个人,大概确确实实、毫无虚妄的便是这个世界的真命天子。

    萧无极一时怔仲无语。

    帝云寰道:“孤不再用内力,咱们只过招就行。”

    于是,二人只是靠身法辗转腾挪、靠动作见招拆招,一直到临近傍晚的时候。萧无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帝云寰却仿佛半点疲惫都没有感觉到,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今天就到这里,孤该去看看奏折了。”

    “恭送大王。不知臣……官邸却在何处?”

    “你没有官邸,等会儿去找个宦官,告诉他们云剑殿给你住了,让他们好好进去收拾收拾。嗯……如果你看到了芙蓉,告诉她,一会儿去御书房找孤。”

    ……

    萧无极找到自己的妹妹时,心下便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先看到的是妹妹的背影,她正蹲在地上,不知道正在看些什么。他身边有一名青年文士,与她一样蹲在地上,不知道正在看些什么。萧无极绕到前头,仔细观察,现除了几株杂乱的小草外,什么也没有。

    “妹妹。”

    “妹妹。”

    “妹妹!”

    萧无极叫了三声,萧芙蓉仿佛痴了一样,没有应答。不得已,萧无极用力摇了摇妹妹的肩膀,她这才如梦方醒:“啊,大哥你来了。”

    “你看什么呢?”

    “我在看蚂蚁。”

    “蚂蚁?”

    萧芙蓉一说,萧无极才看到,的确,小草下面有一队蚂蚁正在蜿蜒前行,它们身上负着白色的蚁卵,看上去,应该是要下雨了。

    “真无聊啊。”

    萧无极感慨了一句,然后脸庞转向那名青衫文士,厉声喝道:“你是何人,安敢擅自闯入太阿宫?”

    这青衫文士也跟聋了一样,不言不语。对待这么一个可疑的家伙,萧无极可不会像对待自己妹妹一样客气,他直接一脚将这厮蹬得躺在地上。这人眨了眨眼睛,之后才爬起来,对萧无极道:“你干什么,别打扰老子感悟自然!”

    “感悟自然?”

    萧芙蓉赶紧拦下又要出手的大哥,替文士解释道:“他在想这些蚂蚁到底是一群蚂蚁还是一只蚂蚁。”

    萧无极嗤笑:“这当然是一群蚂蚁!”

    “他说,那你也可以是一群人。”

    “什么意思?”

    “我也不懂啊,所以就跟他一起瞅瞅。”

    萧无极再次哂笑:“这人怕是脑子有问题。”

    青衫文士登时怒了:“我告诉你,你可以怀疑我的理论,但不能怀疑我的智商!信不信老子跟你拼了?”

    萧无极已经万分确定这人脑子出问题了,怕是得了失魂症。两人的战斗力简直一目了然,萧无极虽不是力量型的武者,但身姿挺拔,呼吸沉稳,步伐稳健,这青衫文士刚刚只是被踹了一脚而已,现在还捂着刚才被踹的地方,呼吸也早就乱了。

    “你有什么理论我管不着,现在我是大王的御前护卫,看到你这么可疑的人,当然有资格管管。说,你到底是谁?”

    “你丫的连老子是谁都不知道,还御前护卫,可疑的是你吧?”青衫文士指着萧无极的鼻子,仿佛就要撸袖子开始骂街了。这人说起话来的气质与他方才安安静静看蚂蚁时的气质已不是云泥之别,而是天地之分。

    萧芙蓉虽对这文士好奇得很,但毕竟是个陌生人,她立即为自己的兄长辩护道:“我佐证,我哥哥确实是大王钦点的御前侍卫!”

    青衫文士抽了抽鼻子:“有利益之关系者无作证之资格。你说你是御前侍卫,好,你有牙牌么?”

    明明是自己要审问他,现在咋成了被他审问了?萧无极一阵心虚……牙牌,确实还没来得及要的。这青衫文士既然有恃无恐,自然是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难道……这么点小事也要捅到大王那里?大王以后将如何看我?

    萧无极心情烦乱:“凡是有先来后到之理,你先证明了自己的身份,我再证明我的。”

    青衫文士哈哈笑道:“好,那告诉你,老子正是大秦虎狼之大国地位最高的三公之一充满思想与才华的最受大王器重之人——伟大的公正廉明的如青天一般的御史大夫荀江!”

    “一口气憋这么长,你是想荀江自杀吗?”

    “废话少说,该你了!”

    萧无极双手抱臂,先哼哼了两声,之后便道:“不怕告诉你,老子正是那取了楚王狗头献给大王的猛士——”

    萧无极哑了半天。

    他现自己实在没办法想面前这人一样无耻的给自己加上各种形容词,以彰显自己的厉害。无奈之下,只好有气无力的吐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萧无极。”

    “无极,这名字又俗气又老土。”

    “荀江,一听就联想到荀江自杀。”

    “嘿,你个臭练武的莽夫,哪里能体会到我们文人骚客的意境!”

    “啐,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穷措大,哪里明白我们这些侠者义士的精神!”

    得,俩人果然吵吵起来了。

    萧芙蓉开始暗自紧张。大哥对官僚没概念,自己可是了解一点的……那可是御史大夫啊!跟丞相大人是同级别的存在。现在大哥居然跟他互相讽刺了起来,万一被记恨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萧芙蓉极像打断他们俩,无奈竟现自己完全插不上嘴。

    “小子,你等着!”

    “等着就等着!”

    “你再说一遍试试!”

    “等着就等着!!”

    “你……你有种就再说一遍!”

    “我说了!等着就等着,老子还怕你不成!”

    “信不信我明天就判你个以下犯上之罪!”

    “你谁呀你,一个编纂史书的,还能判罪?告诉你,大王说了,老子只用听他一个人的命令!”

    荀江哈哈大笑起来:“谁跟你说,御史大夫是编纂史书的啦?”

    萧芙蓉抓住时机,赶紧扯了扯萧无极的袖子:“大哥大哥……御史大夫……正是管刑名的最大的官!”

    萧无极满不在乎的抱臂道:“有多大啊?”

    “跟李丞相一样大!”

    “什么!!!”

    荀江的脸上霎时抖出了一幅气派威严的神色:“哼,小小侍卫,见到本官还不拜见?”

    “拜你姥姥!”

    萧无极说罢,扯上自己的妹妹,扭头就跑。

    已看不见荀江的身影时,萧芙蓉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上,萧无极则不太有底气的道:“妹妹,想必这大秦的御前侍卫该有很多,他应该不会知道我是谁把……”

    “大哥……你咋也变得这么傻了,你刚才明明白白告诉了他自己叫萧无极啊……况且……这御前侍卫……还真的……就大哥一个……”

    “什么意思?”

    “秦国没有这样的职务,那就是帝云寰随口封的!”

    “我去……他太不够意思了。”

    萧芙蓉道:“大哥,别灰心啊,就是因为是随口封的,我保证那个姓荀的不敢拿你怎么样!”

    “怎么讲?”

    “他不是说你以下犯上么?你这官到底多大都没个准确的,转圜余地很大,说不定比他还大呢。”

    “一个侍卫咋也不可能比丞相还大吧……”

    “但大王没说,你这官多大就在不可知的状态,他就不能以这个理由治你的罪。”

    “呼……吓死我了。”

    萧芙蓉抱着大哥的胳膊:“大哥,你还有怕的时候呀?”

    “不是……这不是刚有稳定的迹象?他要真治我的罪,大不了我逃了就是。只是……这玉京……怕是很难回来了。”

    “是啊……这里真美。”

    祖塔在夕阳下,仿佛着彤色之光。象征着为亡者招魂的、系在飞檐上的帆布,在小风的吹拂下飘飘然然。

    晚上,萧芙蓉去了御书房。

    帝云寰并没有批阅奏折,而是在看书。看得很入神,安安静静的,又果如坊间的传言,脸上一直挂着笑意。似乎看这些艰深难懂的古籍是一种很值得快乐的事情。

    萧芙蓉走到他身边,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眼神,看着他修长却生着粗粝老茧的手指,一次又一次翻过纸页,知道帝云寰看完了,才恍然现原来萧芙蓉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芙蓉,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书刚看一小半的时候。”

    “没想到你也是个爱书的人。”

    “我没看书啊,我是在看你。”

    帝云寰笑了笑,这笑容不同他看书时显露的、带着沉醉带着兴奋的笑容,也不同于他一贯会展现的,自信或者说有点自负的笑容。这笑容与一般情窦初开的人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一样,紧张中带着羞赧,竟逗得萧芙蓉也跟着他一起笑了。

    “芙蓉,孤也想……好好看看你。”

    萧芙蓉道:“别称孤道寡了,你现在很孤独吗?”

    “孤寡是王者的命运。”

    “那你还找我们兄妹干嘛?我大哥能做到的事情,其实你自己也能做到,对不对?你只是想寻个朋友罢了。”

    “朋友……其实我是有的。”

    “看,你不说孤了吧。”

    帝云寰笑道:“李慈、王几还有荀江,他们三个大概都能算是我的朋友。”

    “荀……荀江……”

    “怎么了?”

    萧芙蓉有点尴尬的道:“没什么,你继续说。”

    “只是,这些年好像越来越远了。李慈天天埋头于案牍,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他因此落下了颈疾。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瘦吗,长得还猥琐?其实一开始,他的仪表虽说不上出众,中人之姿是有的。这些年他天天熬夜,又不怎么吃饭,国人们传说中他拿馒头蘸着墨汁吃,是真实生过的事情。这件事让他成为笑柄,自此以后,他就宁愿不吃。他醉心于国事,当年的情分,已经越来越淡了。”

    “王几呢,虽然依旧整天介嬉皮笑脸的,但我能感觉到,他,和李慈一样,情分也越来越淡了,整天都想着做事、做事、做事,没个空闲。现在只有荀江,能抽空好好陪我说说话了。”

    “他们努力做事,还不是为了你么?”

    “是啊,他们是尽忠职守的好臣子,却不是好朋友。”

    萧芙蓉开解道:“如果他们只是臣子,未必会这么辛苦。因为他们还拿你做朋友,所以才会心甘情愿为你的目标奋斗,甚至豁出命去。我看得出来,李慈脑子里是很现实的人,他是不会有儒生们那样拿视君为父的情怀的,王几更不会有。”

    “或许吧。谢谢你。”

    “你不是天才吗?怎么这点小道理都想不明白?”

    帝云寰苦笑道:“嘿嘿……天才,这可不意味着,我就一定会没有想不通的事情。治国,打仗,文艺,武艺,这四个方面,我还是可以自夸擅长的。但其他的,老实说,没接触过,就算我有那方面的天分,无从学习,自然也无从掌握了。”

    “人情冷暖可不是能从书里学来的。”

    “你是从哪学的呢?”

    “看呀。我跟大哥,五年时间游历了几十个国家。啥事儿没见到过?”

    “哈哈哈……我去过的国家,都已经成为了秦国的一部分。”

    “帝云寰……”

    “如姑娘不嫌弃,叫我云寰就可以。”

    萧芙蓉蹙眉道:“不行不行,你这名字,减去了姓氏,就跟叫姑娘一样,还是注定当丫鬟的那一类!”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我名字不好。”

    “别人也不敢说嘛!”

    就这样,他们说说笑笑,一夜未眠。

    萧无极也一夜未眠。

    他想的事情很多。

    当然,不外乎是过去、现在与将来。他在思考,自己要靠什么,才能在这秦国里闯下一番事业。现在的萧无极,绝对无法想到,他毕生所完成的最大的事业,却是将秦国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