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阴阳食谱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噩梦
    蔡记者说小梅子做噩梦,我自然感觉到关切与奇怪。

    好奇中,我问蔡秋葵道:“怎么个情况?”

    蔡记者看了眼小梅子略显紧张的眼神,冲我说了一句“借下说话。”

    我会意,先安慰了梅子的情绪,便跟着蔡走出了病房。

    “现在可以说了么?”我奇道。

    蔡记者点头,随后告诉我道:“阴女梅早晨起来的时候告诉我,说她梦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那人影右手放光,似乎在监视她。”

    “人影?”我立刻回想起在琉璃心冥水泉处的一些回忆。

    在那里,似乎梅子也提到过,她曾在梦中看见过那么一个人影。

    “是……巧合么?”我诧异。

    “我不知道,但是我上次来的时候她就这么说过。而且……”蔡秋葵摇头,带着极大的不解道:“我过半个钟头再问这个问题,她又说自己想不起来……”

    “忘了?”我愕然。

    “对!”蔡秋葵奇怪道:“那个梦她只能记住半个钟头,再之后,梦里的记忆也就会消失。你回头问问医生吧,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点头,愕然长叹一声,旋即透过病房窗户看了看里边的梅子。

    “喂!有件事我特好奇。”蔡秋葵看着我揪心的样子道:“你到底喜欢这女孩什么呢?都五六年了,你怎么想的?”

    听着蔡记者的话,我略微自嘲的笑了笑道:“可能是我犯花痴吧,反正我觉得梅子不错,善良,人也好。”

    “这不叫理由。”蔡秋葵如审犯人一般盯着我道:“你总的有个节点吧?她真正走到你心里的节点!说出来,咱们听听……”

    “这个……”面对蔡秋葵的八卦,我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后回答她道:“你要说有的话,那么就是四年前那件事情吧……”

    说话间,我被蔡秋葵引入了回忆,一个人生中的涟漪,不过我现在想想,似乎也是因为那个小事,慢慢改变了我和梅子的交集。

    ……四年前我的饭店刚刚稳定。为了方便行动和进货,我咬牙花三万买了一辆小车。

    那会儿,因为竞争需要的缘故,我把饭店外开了个夜市,白天卖烤鱼煮鱼,晚上则弄些烧烤,因为梅子的爷爷阴五甲年龄大,所以烧烤的事情我没让他掺和。

    有一天晚上,阴五甲走了,但梅子却找了过来,她一见到我,便问我见没见到她“阿公”,还说打电话也没人接。

    那个时候,我看见梅子心里已经开始痒痒了,不过再心动我也不敢碰。

    因为阴五甲这个老家伙看孙女看的比金定子还狠,有几回我饭店的伙计冲梅子开了几个浑笑话,第二天就被阴五甲拿通条追的从二楼窗户往下跳。

    鉴于我主厨的强悍,梅子就像一朵自带倒刺光环的玫瑰一般美丽而不可方物。

    梦中美人求助,正是我施展男性魅力的时刻,于是我当仁不让,开着咱崭新的,三万块钱的豪车,带着梅子去找阴五甲了。

    在之后,我拉着梅子满世界转悠,去阴五甲经常去的酒店,杂货铺,泡脚屋,甚至厕所寻找。

    不过遗憾的是没什么收获。

    凌晨一点多,找不到阴五甲,当真也让我急促的紧,下意识的我感觉这老爷子绝不是心血来潮玩失踪,恐怕是遇见身事儿了。

    焦急中,我问梅子这阴五甲会不会去什么特殊的地点,我想不到的地方。

    经过我一提醒,梅子当时混乱急促的脑子恍然了。

    旋即,她轻轻张嘴,眼神略带慌忙的说道:“有个地方!公,公墓!黄杨山公墓!我父母埋在那里!”

    “啊?人头山!”我愕然。

    黄杨山公墓,这可不是个好地方,因为他在我们市非常有名气,那是个自建国前就埋死人的地方,到现在不知道多少年了。

    私下里,我们这些市民则更爱管那里叫人头山。

    那座山头不大,原本在市郊老远,但随着近十几年城市的扩张,它也渐渐被高楼和公路包围了起来。

    那地方,因为也不知道埋了多少代死人的原因,故而其周边每次刨土动工,翻新修路都能挖出三五个人头躯骨来,久而久之,黄杨山就被人叫成了“人头山”。

    白日里,从走路都自感阴气重,更何况晚上,我真不知道这阴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大晚上去那种地方,打电话还没人接,真是脑子进虫了么?

    虽然心中抱怨,但我看着梅子那真挚的眼神,我还是打起精神,开车去了人头山。

    开车的路上,梅子望着窗外的景色并不高兴,我见她那个样子,便很自然的问她是不是在想自己的父母。

    对此,梅子点了点头,同时伸出右手臂膀,挽起袖子,递给我看。

    车里的灯光下,我看着那手旋即一愣。

    原来,梅子的右手臂弯下有一条淡淡的红线,那红线不明显,但在灯光下也能看出是一条齐刷刷的伤疤。

    “我十岁的时候,出的车祸……当时父母都没了,手也断了。虽然后来接上了,但留下了这个伤疤。”梅子略微忧伤的说。

    “……后来呢?”我忍不住问。

    梅子收起肢体,又告诉我说因为那件事,他爷爷阴五甲以后非常受刺激,而阴五甲也为了梅子的断手,倾家荡产才给治好。

    “总之……我阿公为我做的太多,他也只剩下我了。”梅子说最后的话时,带着哭腔。

    听完这些,我才理解了阴五甲对梅子的那份感情。同时也由衷的心痛这个命运不幸的女孩。

    也从那个时候起,我明白阴五甲有多在乎他这孙女,明白他可以为梅子付出什么。

    再之后,我们驱车到了人头山,找了一个偏僻的小路,绕过墓地保安,直接潜入。

    大晚上的,我认不请路,但好在女梅认得。

    跟着她,我俩如做贼一般走着,希望能在阴女梅父母的坟地上,看见梅子的爷爷。

    虽然有梅子陪着,但夜黑风高,孤男寡女,我怎么走怎么感觉心里别扭,尤其当梅子猛然停下脚步时,我更是不由自主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停了?”我诧异。

    梅子没有用言语回答我,而是出身的望着前方,伸出一只白皙冰凉的手,指着前方,示意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