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极剑主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四章 控火秘术
    至邪魔焰在沐阳的掌中灼烧,在这股魔能之下,构成邪魅灵蛇的魔气顷刻荡灭无存。

    伴随这股浓郁生命之息的散溢而出,小葵便急忙利用自身的生命异能,帮助丁思怡安然吸纳原本属于她的生机。

    而在此时,丁思怡遭受着双重折磨,本就苍白的额头上早已经是香汗淋漓,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痛苦表情,然而仅凭心中的一缕执念,她硬生生的撑了下来。

    就在丁思怡体内的魔蛇咒移除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痛楚刺激下,她的意识终于是支撑不下去,随即便昏迷过去。

    不过,在小葵的有心照料下,一身的生机渐渐恢复,并且在她特有的生命灵气滋润下,略显病态的肌肤上,总算是有了一些红晕。

    瞧着平和睡去的丁思怡,沐阳脸上略带苦涩,道:“终于解决掉一个麻烦,接下来也该我头疼了!”

    此刻,沐阳亦是自身难保,激活的魔焰正快在他体内扩散。

    心知形势紧迫,他也必须要抓紧时间,尽早炼化存于体内的魔焰。

    沐阳行步艰难,强忍着体内如同刀绞般的痛楚,迅离开丁思怡的闺房。

    这时,丁浩一直焦虑的守在门外,却见到沐阳满头大汗,身形虚晃的走了出来。

    “沐大哥,你的身体没事吧?”丁浩关切问道。

    “刚才治你姐姐的病,消耗了一些真气,我需要寻一静室调养生息。”沐阳虚弱道。

    “那我姐姐的病情怎么样了!”丁浩忧心道。

    沐阳催促一声,道:“你姐姐的病已经彻底痊愈,先带我去静室,我要即刻闭关。”

    “好的,我这就带你去。”丁浩满脸皆是喜色,匆忙领着沐阳去到一处隐蔽静室。

    一进静室,沐阳则是再三嘱托丁浩,这几日内,千万不要让人进来打扰他。

    “啊……”

    待丁浩离去,魔焰焚体的痛楚再也难忍,低沉的锥心之痛不断回响这间静室内。

    如今,至极魔焰在体内蔓延,当其冲的心腑更是让魔焰紧紧纠葛,那些个魔焰分化一缕缕火舌,源源不绝向心腑中钻去。

    好在他的身体几经历练,此时盈盈泛红的心腑上,急蹿的火束跳动不听,极力抵抗者想要入侵的魔焰。

    一时间,那一缕缕至极魔焰交织成一道火网,紧紧的围住心腑部位。

    在两者一番激碰下,沐阳顿时觉得魔火焚心,整个身躯亦是同感剧烈的心绞痛。

    在此同时,心腑部位的拉扯也只是沐阳体内的冰山一角,那些充斥邪恶的魔焰,已经开始顺着他的经脉急流淌。

    这些魔焰急流动,一路攻城拔寨,每过一处,便会迅扎根在肌体的最深层,一旦让它完全渗透,至邪魔焰将如同附骨之毒无法清除体内。

    万般焚心之痛加身,沐阳手背上的三色花瓣再起变故。

    蓦地,沉寂至今的三色花瓣上,一朵火红花瓣突然泛起一阵邪魅光彩,似欲绽放出它最后的光华。

    “糟糕,这魔焰杀咒的第一朵花瓣要凋谢了!”沐阳的脸色剧变,心神更是一颤,知晓事情不妙了。

    这一片火红花瓣则是焚身之刑,一旦花瓣凋落,身负此咒者,每时每刻都将受到至邪魔焰的焚体折磨,直至持续到第二片花瓣凋零,才会进入下一种刑罚之中。

    即便此刻,在他体内肆虐的至极魔焰已经被极大的削弱,然而,毕竟是东极炎君祭练上千年的魔焰,再怎么削弱也不是现在的他可以轻易应付的。

    “只能姑且一试了,希望武灵心的理论是对的!”沐阳暗暗咬牙,只得一条路走到黑了。

    强压锥心剧痛,沐阳神识冥思,舒缓心境,心神遁入內视状态。

    现在,他便像是一名过客,默默观察着体内生的动静。

    刚一遁入內视,便可瞧见东极炎君的黑暗魔火如同蛛网一般,顺着他体内的经脉,流淌在四肢百骸中,正以极快的度向其他处扩散。

    察觉到黑暗魔焰的极扩散,沐阳的心中迫切十分,急忙施展起兵甲武躯。

    “火神之体!”

    随即,一直处在他体内核心处的两具武躯中,其中一具凝练的赤红武躯上,顿时燃起一股炽火。

    这道炽火一经点燃,顷刻便向体内其他地方蔓延,一时间沐阳的肌体、经脉中,一股有别于黑暗魔焰的灵火燃起,似欲抵挡魔焰的进一步扩散。

    争分夺秒,沐阳不欲浪费争取到的宝贵时间,脑海中默想武灵心传授给他“控火诀”。

    武灵心传授的此道法诀,不同于常见火系的功法、武技,算是一种难得一见的心控秘术,此法诀以武者的神念做根基,从而操纵火焰为己所用。

    “按照武灵心商议的步骤,先就必须要以控火秘术,把体内的肆虐魔焰暂时驱赶回手心。”沐阳自语。

    主意一经敲定,沐阳的神识默默催动起控火法诀,顿时他的神识分化无穷,仿若化作一道光雨,悄然洒落身体各处。

    “呃……”

    伴随神识的翩然洒落,分化的神识逐渐接触到在体内蔓延的魔焰。

    仅是一瞬,沐阳就感觉到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那些肆无忌惮的魔焰正不断灼痛他的神识,而其中弥漫的魔气同样也攻击着他的心神。

    即使是极度削弱下的黑暗魔焰,沐阳的神识仍感到极度吃不消,难以言喻的魔能不停动摇他的心念。

    强行施展控火法诀的沐阳,以自身神识融于黑暗魔焰,开始强制催动那些盘根肌体的魔焰,快向着手背上的三色花瓣处汇聚而去。

    ......

    “呼呼呼!”

    静室内,沐阳正盘膝而坐,此刻他的额头上汗如雨下,脸上更是不断浮现一阵阵痛苦之色,而他急促的呼吸声在静室中来回传响。

    这时的沐阳,正极力忍受着心神上的重创,一点一滴的拔出肌体内的黑暗魔焰,使之不断的汇聚一处。

    万般痛楚下,神识融于至邪魔焰的每一秒,对于神经紧绷中的沐阳都是一段煎熬。

    然而处在魔焰杀咒的威胁中,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几欲是刨除自身的痛觉,全部心神都在引导魔焰移动。

    时间不断地流逝,在沐阳的不懈坚持之下,原本蔓延到小半个身体的黑暗魔焰,竟让他硬生生的搬回到右手掌心内。

    尽数至邪魔焰汇聚一地,融于一体的全新魔火在手心蒸腾而起,跳窜的不停灼烧沐阳处在极限状态下的神识。

    “接下来,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已然撑到极致,沐阳已无暇想着其他,只能背水一战,彻底炼化此道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