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正文 第431章 诡异的记忆(二)
    “嘉德帝于嘉德57年3月,向宗廷提议组建州级行政单位,将会把整个帝国的二百多个郡,设置为三十六个州!而这个决议,在4月4日,得到了宗廷认可,开始发文天下。正式确定帝国多了三十六个州级行政单位!”

    “宗廷之所以认可这种会带来动荡的提议,是因为嘉德帝明确表态,三十六州,除了京畿所在的中州由朝廷直辖,其余三十五州将实行州牧负责制。就是说,那三十五州,将不再如同郡县那样的三巨头互不管辖互相牵制的制度,而是由州牧一言而决的州牧负责制。”

    “在这州牧负责制中,州牧拥有对麾下军事和人事的所有管辖权,在不出州的情况下,完全是为所欲为的土皇帝权力。但同理,州牧没有资格向中枢求援,州内发生动荡,中枢也不做理会,就是说,中枢不管你州牧在州内干嘛,只有州牧被杀死才视为失败,中枢才会更换新任州牧。”

    “从这些情况来看,可以说这州牧完全就是实封贵族的变异版本!”

    “而这次嘉德帝的州牧负责制,也被后世称为帝国大坝崩溃的起因与第一道裂痕。”

    “因为,虽然三十五个州牧的任命权都在嘉德帝手中,但他任命的第一任州牧,只有寥寥几人坐稳了州牧位置,其余第一任州牧,全部上任不久就因各种意外死亡。从而开始了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州牧之争。”

    “争夺各州州牧的主力军,第一种是各地实封贵族,第二种是帝国一统时潜伏在各地的邪魔宗派,第三种则是修士宗派!”

    “在第一任州牧大量死亡的时候,帝国就进入了内讧状态,从此威慑天下的帝国,开始踏入了黄昏!直至最后崩溃!”

    “而包揽了广龙郡、福龙郡、东海郡三个沿海郡,左江郡、右江郡、江源郡、东山郡四个内陆内河郡在内,一共七个郡,被统合成了面积达到三百余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八千万人,经济除京畿中州最为富裕的炫州!”

    “炫州的第一任州牧,则是原八里亭男,新的实封八里湖县子——张仲军!”

    记忆涌现到这,就跟以往一样停了下来,而且同样和以往一样,开始慢慢地消退。

    但大青蛙顾不上这些,他还是呆呆地蹲坐在张仲军头顶,他不奇怪张仲军这货为毛会当上州牧,也不奇怪帝国因为州牧的存在而崩溃。他万分奇怪的是,自己他喵的怎么会得到这些没有发生,属于未来的记忆!

    因为现在才是嘉德57年三月初四!也就是嘉德帝刚把提议发给宗廷,宗廷还没有召集所有贵族决议的时刻!

    可他喵的,老子不但已经知道了这个划分州的决议一定会通过,还知道了帝国会被划分为三十六个州!也知道这些州牧等同实封贵族,任由他们在州镜内折腾。折腾出什么事情,帝国中枢都不做理会,只有这州牧死亡后,帝国中枢才会重新任命新的州牧!

    妈蛋,这是嘉德帝故意要引起帝国动荡啊!但这依旧不值得惊讶!大青蛙现在脑子里只有自己为何会知道未来的情况这个念头。

    但是可惜,他那贫乏的脑容量又开始发挥作用了,任由他怎么想也想不出个理由来。

    而这时张仲军已经和人市官员打探完毕,他脸色严肃地在脑中对大青蛙说道:“师兄,看来我们得跑帝都一趟了,我绝对会在宗廷会议上投否决票的!陛下这次设定州的决议,不但违背了太祖的规矩,而且这还是让帝国陷入动荡的先兆!我虽然肯定无法制止,但我也要履行一个帝国实封贵族的职责!”

    大青蛙只是嗯的一声,没有其他语言,他正满眼奇怪目光地看着张仲军:“妈蛋!脑子里的记忆消退得差不多了,就记得这天下划分为三十六个州的事情,以及就张仲军这货居然然当了这福龙郡附近七个郡统合起来的州牧!”

    “妈蛋!这种还没发生的事情居然就这么诡异的出现在我脑子里,难道老子我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这种事情好像很正常呢,只要有强悍到不可思议的伟力扭转时光,让在这伟力下的灵魂来到过去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老子要告知张仲军这货吗?说他的否决投票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他还会成为炫州的第一任州牧,将会成为黑暗中的灯火,天下野心家的目标。”

    “算了,告诉他这些,老子又得头疼怎么解释老子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还是不吭声好了,反正这货有老子这个师兄存在,根本不需要担心被人干掉。”

    带着这样的念头,大青蛙就是一直不吭声地看着张仲军安置好那些奴隶,收起豆兵,带着一票熊人,赶往广龙郡的传送阵,大笔元珠塞入传送阵,传往帝都了。

    本来张仲军还以为能够再次从传送阵的器灵中得到好玩意,但是可惜,这次他灌输了上千颗元珠,只是得到传送阵器灵的感谢声,然后就啥状况都没有了。显然要想有后续,还得等张仲军把便携式传送阵搞出来才行。

    胡思乱想着这些,张仲军重新回到了帝都,一从传送阵出来,就感受了一下帝都特有的水帘过滤装置,让身体上多了一层气味。

    张仲军还没什么,鼻子敏感的狗熊们已经是喷嚏连连。

    无奈的张仲军只好第一时间把他们给带回家里去,和惊喜万分的管家哈拉一下,严厉命令那帮狗熊不能多事,乖乖地缩在家里吃喝睡。然后就立刻赶往李慕德的宅邸。

    但很可惜,李慕德的管家告知他,李慕德早几个月前接了一份任务,去执行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张仲军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这才想起自己在帝都的人脉真是贫乏得很,除了个义父就有一个义兄。在他们在帝都的时候,自己在帝都完全就跟鱼儿在水里一样。可现在一个执行任务去了,另一个陪着自己姐姐逛天下,两人都离开帝都,自己在帝都直接就成了睁眼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