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无限世界之战争之王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
    十一点过后,夜气更增寒冷。他跟老陈被换了下去,两人在洞里边抱着枪靠着洞壁小睡了四个多钟头。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丝毫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萧慕白醒来得要早一些,是给外面突然的猫头鹰一类叫声惊醒的。当时在浅睡眠中,他分明地听到洞子外的对面山上树梢间发出“哗啦”的树叶惊动声音,让他心里一惊,差点跳了起来。但是摸出洞口跟值更的人谛听了好一阵都没有什么动静,可心里的跳动怪怪的,好久都没能停歇下来。

    紧跟着老陈也醒了,摸出来小声问怎么回事。萧慕白正要摸回来叫他,于是说:“还不知道,总之大家小心!太黑了,洞口处有自己人在前面,注意保险,不要走火。我们过去,把他们换下来。”萧慕白跟老陈移出身子,将洞口的人换下,接着值班,坐守天明。

    萧慕白感觉到今夜自己听力真的很好,没有一点问题。但可能是后半夜的缘故,寒气越来越重,没有人能再入睡,大家都静静等待着天明。

    天快要亮了,这将是一个有雾的清晨。萧慕白在洞口附近感觉到雾气丝丝涌到身边,触在脸上很冷。

    必须得要在天亮前撤离这里,不然给潜伏的特工发现,要出洞可就难了。

    风停了。

    “老陈,叫大家准备,我们撤离这里!”萧慕白话还没说完,突然外面山谷里响起了一阵细微的响声。

    不好,有情况!

    风又吹起来了,不过很小,没多大。萧慕白跟老陈立刻端起枪,俩人都竖起耳朵屏息宁声细听动静。外面的芭蕉叶和灌木草丛的混合响声虽然在风里很轻细,但入耳清晰,尤其是时断时续,显得神秘莫测,让人一下子紧张留神。

    这时突然起一阵大风,瞬间将那声音盖过去了。萧慕白跟老陈同时往前爬到洞口附近,想要进一步甄别情况。

    突然一声爆炸的巨响,没有任何的预示,惊天动地间在藤帘缝中闪过一道炽热的亮光。萧慕白看到藤帘给爆炸的气浪掀开,木本藤条的枝叶在洞口不住的晃动着。

    刺鼻的硝烟味和灼热的气浪随之涌入洞中,后面的人也都忙着往洞口处爬行或猫腰过来问动静。

    紧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这一次太厉害了,震得洞口都抖动起来,洞顶上也掉下好些土石。

    闪光中有腾起的人体碎肢骨肉,血雾弥散,萧慕白跟老陈的脸上都被碎肢血,打中了,萧慕白只感到一阵恶心,差点要呕吐。但是没容他进一步有反应,伴随刚才那一阵闪光抛入洞口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像是一颗手榴弹。萧慕白来不及用手抹去脸上被飞溅到的血肉,飞快地用手捡起那东西来想要扔出去。拿住时软软的,借着爆炸的火焰余光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只残缺不齐的橡胶底鞋,不是手榴弹,也赶快扔了。

    那一阵闪光过后是一大团涌入的浓烟。“注意!有敌人。”萧慕白还没说完,所有人眼前一片黑暗,被浓烟呛得几乎闭过气去,呼吸不畅。

    枪声响了,密集如雨的子弹向洞口覆盖上来,打得洞壁上火星四射,跳弹乱钻,萧慕白感觉到自己肩背上中了好几下。

    “它妈的!我中弹了!”老陈骂了一声,往旁边滚动,到洞壁边挨着身子。萧慕白趴在地上,用一颗手榴弹估摸着向枪声响处扔了出去。老陈也咒骂着扔了一颗。

    连环爆炸的闪光再一次将洞口照亮,爆炸过后,敌人的枪声停了。一株芭蕉树似乎被炸断了的样子,“哗啦”着倒下地去。

    这时洞口外面传来低低地惨绝的叫声,似乎有人在爬动,弄得草丛和灌木“哗啦啦”响。

    萧慕白不顾危险爬到洞口,拨开藤帘用红外夜视仪往下观察,看到一个敌人的重伤号拖着一只断腿爬过一株倒伏的芭蕉树干,边爬边回过头来看。

    轰的又是一声,那残存的家伙触到了他们自己刚埋设的地雷。萧慕白放下夜视仪,赶紧缩回了身。

    必须得在天亮前离开这里,不然还会有危险。说来真是侥幸,要是敌人不心急,而是改为到对面山上或者山谷两边潜伏着静静地等待,等他们天明出洞时再偷袭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萧慕白还没下到地底,上面的老陈突然大叫一声:“排长小心!对面有狙击手!”半蹲在洞口,左手拿着望远镜观察,右手将枪挟持在腰间,凭着手感,往斜对面打了一梭子。子弹打得对面山上树叶“哗啦啦”一片声响。于此同时对面山上也有人开枪了,枪口的焰火闪烁着,似乎在黑夜里跳动。

    老陈一梭子打过去,第一时间解决掉了那个狙击手,但是招致了其他潜伏敌人的疯狂射击。

    这里在洞口边的好几把枪同时发现了目标,大家也跟着一阵猛烈的射击,弹雨倾泻过去,覆盖住了一大片。

    萧慕白跳下地后,立即打了个滚,落入了弹坑。对面山上的树丛里似乎响起来好几把枪,往下射过来的子弹相当密集。他赶紧躲到弹坑斜面,侧身蜷伏着,不敢动弹。

    想不到敌人还有潜伏着的,这时候全开了枪。谢天谢地,在激烈的枪声中,他听到了前面有跑过来的脚步声。他一仰头,想要看看上面树林间的情况,但是敌人的弹雨让他不敢冒险,他放弃了这个愿望,只得屏住呼吸,等前面的脚步声接近。

    听到有人在低低地喊叫着,似乎在彼此打招呼,或者是下命令,听不大清楚。但声音怪怪地是敌军无疑。

    “它妈的!这些人真沉得住气。”他吐了口气,想刚才那么大的爆炸声他们都没有现身,现在可全赶过来了,真不知是来凑热闹送死还是终结牺牲弟兄未竟的事业。

    萧慕白冒着危险,尽量调转过身子,不过姿势没多大改变,依旧是侧身蜷伏着在弹坑地里,但迅速摆过枪口,想要等过来的敌人走进了再打。

    山上射下的子弹不停地打在身边,钻入泥土。洞口边的战友们还没有解决对面的敌人,只怕他们这些埋伏着的敌人跟刚才触雷丧命的那些家伙是一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