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纪元之主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六章两截分割
    “该死的这怎么可能?”在那尊伟大存在的威压之下,黑乌鸦只感觉自己渺小到了极点,就连一根小指头也无法动弹半分,黑乌鸦满眼都是不可思议,所有的一切明明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怎么一转眼的功夫,所有的妖气都就变了呢?

    “呵呵,你这妖孽居然敢和本座玩这些小心思,真是不知死活。”说话间宁玉出现在黄文煜眼前,一脸讥笑的看着满眼惊慌失措的黄文煜。

    “尊贵的大人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做你的坐骑,求你不要杀我……”

    不等黄文煜把话说完,就见雷踏天一脸愤怒的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你做大人坐骑了,让我爷爷我去干什么?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抢饭碗行为,我老雷坚决抵制,坚决反对,坚决保持自己的立场。

    雷踏天眼泪汪汪的看着宁玉,那样子仿佛是在说,主人你可千万不能抛弃我啊。

    宁玉被雷踏天的眼神浓烈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一脸哀求的黄文煜道:“你这妖孽接二连三的对本座下杀手,现在居然还想活命,真是好笑,给我去死吧……”

    “不……”黄文煜发出凄厉的惨叫,不等他把话说完,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直觉。

    那位尊贵,浩渺,深入天穹星海,覆盖无限大地,摘星拿月只在等闲的伟大存在,身上所爆发出的恐怖力量,不仅仅没有让那破杀一切,一剑之下,虚空都被劈为了两半,将周围的空间也变的支离破碎的一剑屈服,反而激活了那一剑之中剑仙所留的意志。

    那如铁石一般的坚硬意志,那是斩碎一切的意志,那是一剑破万法的意志爆发出来,就见原本悬浮在黄文煜头顶的剑符,突然之间破碎开来,化作漫天光点,飞入高空之中,融入那通天彻地的剑光之中。

    霎时间,那原本璀璨至极,好似一轮大日一般的剑光,在一瞬间收敛起来,化作一柄古朴无华的古剑,向着天空之中那尊尊贵,飘渺的伟大存在斩杀过去。

    这一剑斩落下来,简直就是普通到了极点,甚至可以说简陋到了极点,稍微修炼过一点剑道的人,在看到这一剑之后,都会觉得这是一个从来没有握过剑的人,初学乍练之下施展出来的剑招。

    但是就是这犹如小孩学步的一剑,却让宁玉眼中精光连连闪烁,在他眼中,这一剑重要的不是他的招式,而是其中蕴含的剑意,也就是那位剑仙所执着的剑意犹如铁石一般,斩碎一切,一剑破万万法的剑意。

    不管是一剑出万法破,还是一剑出万法声,又或者是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都说明,剑修这一道在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剑招已经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剑意。

    “好好好……”在下方观看的宁玉,连连叫好,那位留下这枚剑符的剑仙,绝对是一位惊艳才绝的人物,那是他留下的一枚符箓,也拥有这恐怖的力量,可惜符箓之中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所以他想施展一剑破万法的手段,却是不行了。

    就见高空之中那尊尊贵,浩渺,深入天穹星海,覆盖无限大地,摘星拿月只在等闲的伟大存在,抬起一只手臂缓缓的压了下来,神光无限,随着手臂缓缓落下,瞬间四周的空间出了难以想象的挤压崩碎声,神祗光辉蔓延,大片的虚空无声无息之间便被碾碎。

    在那手臂压下的一瞬间,大海为之咆哮,天穹为之颤抖,甚至天地法则仿佛都在呜咽。

    在手臂的笼罩下,所有的物质,甚至是元气都在高频的颤抖,这一秒种成千上万次的震荡足以催毁这世上大多数的物质,而当一秒钟的震荡达到了几十万次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将归于虚无,包括那蕴含着无上剑意的一剑。

    明月高悬,天地如画,黑甲妖王的大营之中,依旧是灯火通明,不断有精锐的妖兵从黑甲妖王的营帐之中出来,化作一道道流光向四面八方飞去。

    黑甲妖王的营帐看似不大,实则内有乾坤,其中的布置简直是奢华到了极致,随便拿出去一件东西,都够一名金丹期修士的全部身家了。

    此时此刻的黑甲妖王,化作一个黑面大汉,正趴在一张紫薇软玉制成的桌子上处理各种文件,这一战之中森罗妖域之中的高层战力眼中缺失,对他的指挥来说可以说是非常的被动。

    虽然他先发制人,率先发起大规模的攻击,乘着星瀚世界军队的不被,占了不少的便宜,但是随着星瀚世界全满反击的展开,他之前的那一点优势早已经全部丢到,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维持现状,不让麾下的军队奔溃,给十六位妖王那便尽量的拖延时间。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正在查看文件的黑甲妖王,突然之间抬起头来,双眸之中闪过一道精芒,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面对黑甲妖王这突然而至,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大多数帮助黑甲妖王处理事务的参谋都是一脸的茫然,妖王有朋友来了吗?怎么都不见人影呢?

    少数几个精明无比的参谋,听到黑甲妖王这话,立即脸色一变,知道这是有敌人来犯了,立即施展秘术,想要通知外界负责守卫黑甲妖王的卫队,但是却发现他们的传信就好似泥牛入海一般,不见有任何妖回应。

    极为聪明的参谋小心的向着大帐之外望去,就见大帐之外一切都井然有序,没有半点的异样,到处是灯火通明,一队队精锐妖族甲士,再配上一道道禁制,别说是一只苍蝇,就是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来。

    有一位胆子大的参谋,找了一个外出撒尿的借口,现在大帐之外作曲,就见那位参谋一只脚刚刚踏出大帐,整个人的脸色便是一变,还没等说出一句,整个让便炸裂开来,化作漫天的血雾。

    “不好……”

    “敌袭……”

    “来人啊……”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帐只能那些还蒙在鼓里参谋都是脸色剧变,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大呼小叫的向着账外求救,可是根本没有什么卵用。

    “一群废物都给我闭嘴。”就见变化成一个黑面大汉的黑甲妖王怒吼一声,滚滚的妖气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化作冲天的气势,在大帐之中回荡。

    黑甲妖王所化的黑面大汉,双眸之中精光闪烁,紧紧地盯着刚才参谋身体炸碎的地方,就见在他眼中,那原本平淡无奇的空间,居然变得杂乱起来,一道道比尖刀还要锋利,肉眼难辨的空间裂痕,密布在虚空之中,别说是需肉之躯,就算是一件法宝进入其中,一时三刻之间也会被绞成齑粉。

    “两截分割之术吗?”随着黑甲妖王的视线慢慢展开,他发现他的帅帐已经被一股空间之力,和周围的空间隔离开来,这种手法非常奇特,那怕是元神高手若不小心查看的话,也不很难发现这种空间分割之术。

    “朋友,不管你是什么人,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出来一见?”化作黑面大汉的黑甲妖王悬浮在半空之中朗声道。

    “哈哈,既然妖王有请,本座自然不会驳妖王的面子。”就听一阵哈哈大笑之声过后,宁玉从虚空之中显化而出。

    “你是何人?”化作黑面大汉的黑甲妖王看着宁玉的样子,眉锋微微皱起,眼前这个人他根本没有见过,而且各种图册之中也没有相关记载,难道此人是森罗妖域之中那些土著隐藏起来的妖王级别的高手不成?

    “我是何人不重要,你不需要之内,重要的是我这次前来的目的。”宁玉英俊的脸庞带着邪魅而又有点玩世不恭的微笑,向着黑甲妖王嘻嘻哈哈的道。

    “呵呵,本王倒是要听听你此行的某地是什么。”黑甲妖王所化的黑面大汉,看着宁玉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望宁玉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

    “本座我此行的某地,说起来其实也简单,就是要借妖王你的项尚头颅一用。”宁玉这话说的轻描淡写,就好似他要借的东西,不是黑甲妖王的头颅,而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东西。

    “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出此狂言,简直狂妄到了极点,不用妖王出手,我等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宁玉话音刚落,便迎来了无数的讨伐之声。

    “本座和妖王说话,你们这些卑微的存在,有说话的份吗?”宁玉看着那些叫嚣的参谋,双眼之中的杀机一闪,就见一道精芒从宁玉眼中飞出,一个叫嚣的最厉害的参谋被精芒击中,瞬间便被抹杀生命。

    “好好好……”黑甲妖王所化的黑面大汉看着宁玉连说三个好字,随后又道:“小子你果然是够嚣张,够霸道,居然敢在本王眼前杀本王的人,你还是第一个,今天你即便是死了,也能够在本王心中留下一丝印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