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域科技霸主 > 正文 第六二五章 卞国新变
    一番寒暄,李元明和司马轩“亲热”的来到简陋的大殿。

    坐下后,司马轩也不绕弯,“李先生,我们也都是老熟人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李元明胸有成竹,“我有一个方案,可以为司马王国带来繁荣。如果顺利,最多三年后,司马王国就能年收入五亿两黄金。就算有所磕绊,也能实现三亿两黄金的年收入。”

    “哦……有这样的好事情?为什么商王国不自己用?”司马轩脸上写满了不信任。

    “我知道晋王有所怀疑。可邵国就是成功的例子。这个计划说穿了就是两个字:投资。

    商王国很多企业可以来司马王国投资,并为司马王国解决大量的流民,甚至可以为司马王国培养一批技术人才等等,为司马王国的发展奠定基础。

    晋王别急着拒绝。如今方圆数万里之内,受商王国的影响,各国都在建设工业体系。而现在的司马王国却是一片空白,连一个像样的人才都没有。

    又正值战争、干旱等灾难,司马王国如果完全靠自己发展,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借助商王国的技术、资本、人才发展军事,并尽快形成战略优势。

    而只要有了战略优势、只要有了足够的根基,司马王国就能后来者居上。”

    后来者居上,居上之后呢?李元明没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居上了,当然就要战争!这个混乱的年代,没有什么比战争更能发财致富的了。当然,赔的倾家荡产的,也是战争。

    战争,是强者、智慧者的游戏。

    司马轩皱眉思考。不得不承认,李元明说的很正确。如今的情况,司马王国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从头发展工商业。从商王国这里获取资源,就是必然的。

    但是有一点,司马轩有几分嘲讽:“你们商王国可不是什么十世善人。说吧,想要什么?”

    李元明笑了:“很简单,两个字:利益。

    第一,司马王国和商王国正式建交。

    第二,延续先前各国的签订的‘攻守互助’协议,各国之间取消关税。

    第三,司马王国要保证商王国商人的利益。

    第四,晋国与商王国签订的协议(大量不平等条约),继续生效!”

    司马轩不是笨蛋,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但想到李元明刚才的分析等等,司马轩还是犹豫了。犹豫纠结好一会,司马轩不得不叹了一口气,“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李元明和司马轩握手言和。

    李元明很高兴。司马轩却很无奈。新生的司马王国不仅一片空白,还体弱多病。而来自商王国的支持,就是一剂良药。只是商王国这这“一剂良药”,却也是钓鱼的鱼饵。

    但司马王国却不得不闭眼咬勾!

    两人确定合作,细节自然有人谈判。但可以想见,用不了多久,大量的商王国的企业、集团、商行将会登陆司马王国。

    …………

    当李元明和司马轩正式握手言和时,瀛洲东方的战争却已经如火如荼。

    郑国得到了唐国的支持后,发了疯的攻击陈国。在疯狂的攻击下,陈国终于顶不住了。本来陈国就被蔡国侵占了一半土地,就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而邵国有又来一个落井下石。眼看着陈国顶不住郑国的攻击了,邵国忽然出兵攻击陈国,美其名曰救援。

    是啊,救的是人、却同时占领了土地。

    武国正在和朱国干架,抽不出手来,眼睁睁看着陈国被一点点消灭,郑国和邵国渐渐强盛。

    至于曹国,虽然在朱国的支持下骚扰邵国,但邵国现在得到了商王国的支持,却将曹国打得节节败退。

    而邢国虽然因为河流问题和邵国争吵不止;但是在政治上,两国却又出奇一致:共同对内封锁商王国,对外扩张。

    结果,夹在邵国喝邢国之间的卫国,就危险了。

    与此同时,晋国、吕国、刘国之间三足鼎立的姿态正式形成,商王国坐收渔利。

    但同时,卞国内,也是战火不止。在军火的影响下,卞国内也在发生变化。这个瀛洲东方的魔窟内正在发生分裂。

    发生怎样的变化呢?有的节度使投靠晋国,比如义成节度使。有的节度使投靠刘国,如靠近刘国的几个节度使。

    但也有节度使投靠商王国。

    各个节度使,用外来的武器,在自己的土地上征战、屠杀自己的百姓。而且一个个打得不亦乐乎。

    而来自商王国的军火集团、企业等等,却赚的眉开眼笑。

    本来,卞国之内就有很多的割据政权,仅仅排的上号、地阔五百里以上的,的就有33个,其中包括六个地阔千里的“国都”:上都、中都、东都、武都、幽都、南都。

    除了33个排的上号的之外,还有很多很多小的割据政权。有的可能只有百十里,一个镇子大小。

    可想而知,这样混乱的卞国,说是民不聊生都是“夸奖”。

    就在今天,宁和镇,这个在卞国内排不上号的小小割据政权,正在经历一场惨变。这场惨变,来的很突然。

    宁河镇只有不到百里方圆,靠近东方,夹在荣武节度使、和东都之间。本来,宁河镇依靠墙头草的作风,在荣武节度使和东都之间摇摆,倒也能生存。

    但是随着军火的涌入,情况发生了变化!火炮的攻击距离,直接跨射了宁河镇。那么,很自然的,在这种情况下,宁河镇就失去了生存的资格。

    北方强势的荣武节度使悍然发兵,只是几个冲锋,宁河镇就彻底失守。

    “少爷,快走!”一个将领大叫着,将元麟推走,又掏出一块美玉塞到元麟怀中,“金银财宝都来不及了。带着这块美玉,向东南方前进。到东都那里的海港,搭船去商王国。

    快走!”

    “方叔,我爹娘呢?”元麟面色恐惧,头顶炮弹就在呼啸。前所未有的战争变化,让元麟恐惧、颤抖。

    方荣却怒了,一巴掌拍在元麟脑袋上,“让你走你就走,哪来这么多废话!你再耽误下去,将会有更多的将士死亡!

    记住,这一路上不要回头。直接向东南而去,到了港口就安全了。”

    “方叔,你不走吗?”

    “我和你爹并肩作战。小小就托付给你了。不要欺负她。”方荣说着,给两人换上脏乱的衣服,再在两人脸上胡乱抹上一些脏兮兮的泥垢,而后又用了一个法术,彻底掩盖了两人身上的富贵气息。

    “快走,记住,我和你爹拼了这么多年,不是为了权利,只是为了给你们两个撑起一片天空。

    但现在天塌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你们撑起一个逃生的通道。不要让我们的牺牲白费。

    只有你们安全离开了,我们才能逃命。”

    元麟咬着下唇,丝丝血液渗出,却一把抱起旁边昏迷的方小小向南而去。

    后方,方荣带着临时召集的、可怜的几百名士兵拼死抵抗,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希望。

    元麟还是忍不住回头了,看到的却是美丽的毁灭。一颗炮弹在士兵中炸开,十几名士兵立即被撕碎,残肢抛洒。

    走吧,走吧,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元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弱小。“或许,任何人在战争中都是渺小的!”

    元麟心头忽然闪过这样的感慨,抱着方小小柔弱的身体,快步向南方而去。

    后面的声音渐渐远去,但似乎依旧有惨叫声在耳边萦绕。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一百多里,体内真元开始断断续续。

    元麟咬牙向南,脚底磨破了,也不敢停下。不是怕死,而是怕死的不值。那么多人用身体和生命为自己铸就了生路,不能就这样舍弃。

    何况,怀中还有一个弱小的身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