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章节目录 第1040章 鱼儿上钩了
    ps:稍后更正……………………………………………………………………………………………………………………………………………………………………………………………………………………………………并高声地喊道:“羊祜在此,看尔等还敢不敢犯上作乱。”

    看到羊祜安然无恙,冀州军倒也放心,只不过看到羊祜木枷镣铐加身,诸位军士都十分地愤怒,但此刻羊祜被贾充的人胁持着,冀州军虽然焦急万分,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贾充万逼无奈之下,只好拿羊祜来当人质,但这种局面,却是让他无法收场的,现在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个问题了,更别说接掌冀州的军权了,看冀州军士们的表情,都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羊太傅,这些士兵可都听你的,你就劝劝他们回营吧,千万别做冲动的事。”贾充现在只能去央求羊祜了,希望羊祜可以劝说一下情绪激动的士兵。

    羊祜淡然一笑道:“贾大都督,在下不是听错了吧,您才是冀州军的大都督,在下一介罪臣,又有什么权力去命令这些将士?”

    贾充苦着脸道:“羊太傅,你就别打我的脸了,你看看现在这里的情形,你如果不话,他们是绝不肯善罢甘休的,咱们可都是大晋国的人,你总不能看着彼此自相残杀吧?”

    羊祜扫了他一眼,现在贾充脸色灰败,全然没有刚才宣旨时的那般趾高气扬,他几乎是在用哀求的口气和羊祜说话。说实在的,羊祜根本就看不起贾充的为人,更不在乎他的死活,但如果冀州兵真的把贾充给打死的话,那谋杀钦差大臣的罪名可是不轻,朝廷方面肯定会追究的,张琳等人绝对是难辞其咎。

    如果因为自己的事情让他的这些部下背上谋逆罪名祸连三族,羊祜定然是于心不安的,更何况现在是多事之秋,如果晋军内乱,便宜的只能是蜀国。

    羊祜向前走了两步,冲着对面喊道:“张将军,你让他们先都退下,你且过来,我有话要说。”

    张琳看了一眼,羊祜的话他绝对是不敢违抗的,于是张琳吩咐部下后退数丈,自己来到了羊祜的面前,拱手道:“羊都督,末将在此,谨听都督吩咐。”

    羊祜沉声地道:“张将军,朝廷有令,拘我回京查问,贾司徒乃是奉命行事,尔等切不可为难于他。”

    “可是都督,您功勋卓著,何罪之有,要受这牢狱之苦?我等俱是不服!”张琳急急地道。

    羊祜道:“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你们切不可冲动,何况我羊祜自问问心无愧,就算回到洛阳,也定然会辨明是非曲直。你们且回营吧,万不可再生事端,贾司徒是新任都督,你们须听从他的号令,一致对敌才是。”

    张琳虽是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是无奈地接受了,拱手道:“末将谨遵都督之命。”说罢,深深地一拜,引军退去。

    羊祜回过头对贾充道:“贾司徒,此事已然了结,你可持圣旨虎符,前往邺城,接管军队。如今乃多事之秋,局面维艰,希望你上任之后,与诸军同心协力,共抗逆蜀,万不可挟私报复,自乱军心。”

    贾充的为人,羊祜是很清楚的,挟私报复,排除异己,心胸狭隘,张琳等人的这番举动,很难说贾充不会忌恨在心,所以羊祜才略微提点了他一下,希望他看在大局维艰的份上,能有所收敛。

    “那是,那是,这次还亏得羊太傅出面,才算是摆出此事,贾某多谢了。”贾充陪笑着道,虽然说贾充为人睚眦必报,但在冀州军中,他却是不一定敢动手,如果他上任之后敢打击报复,难免造成军队哗变,以贾充现在的威望,还是不足以弹压冀州军队了。

    至于以后贾充坐稳了都督的位子,再想去寻谁的后帐,那便是后话了,最少在目前的这种情势下,贾充是有心无胆。

    羊祜也懒得再理会他,和这种话不投机的人多说几句,羊祜都觉得无趣。“贾司徒,时候也不早了,在下也该回京问罪了,就此告辞吧。”

    贾充也看得出羊祜的鄙夷,不过方才场面也太过凶险,如果不是羊祜出面弹压,后果真的不可设想,贾充的确是很狼狈,他干笑了两声,道:“羊太傅,在下也是奉命行事,得罪之处,还请羊太傅多多海涵。在下另有公务在身,就不能陪羊太傅回京了,不过在下也定当上表陛下,为羊太傅求情,希望羊太傅回京之后,能昭冤沉雪,一洗枉狱。”

    羊祜淡然地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贾充一眼,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拖着沉重的镣铐,走向了囚车。

    贾充尴尬地一笑,大声地吩咐旁边地几个人道:“你们路上一定会照顾好羊太傅,如果他少了一根头,你们几个就提头来见吧!”

    那几名手下唯唯诺诺地应了,带着几十号人的,押解着囚车,向洛阳而去了。

    贾充收拾心情,前往邺城去接管冀州军,有羊祜做的保证,贾充的底气又涨了几分,这上千人的护卫贾充可没有派回去,而是留在了身边,他可不敢只身前往邺城,去面对一双双仇视的目光,有这些精锐的护卫在,也能给贾充多少壮点胆。

    羊祜既去,张琳等人也只得服从命令,接受了现实,承认了贾充都督的位子。

    贾充大喜,立刻拿出带来的牛酒,犒赏三军。

    这些牛酒,原本是贾充拿来当诱饵来引诱羊祜上当的,如今已经顺利地实施了他计划,也擒下了羊祜,不过这些牛酒也正好让贾充拿来犒劳军队,收买人心。

    不过显然冀州军无人领他的这份情,领到牛肉和酒的将士们没有一个人咽得下去,全都扔到了茅厕之中,而贾充却是全然不知情,他还在为自己英明之举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