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九流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神秘血脉(下)
    在大祭司罗将那两名仇敌击杀当场后,徐长青便从雾中走出来,再次抓住大祭司罗的肩膀,将他带回到了营地内,同时解开了雾阵。

    在雾阵解开的那一刻,整片驻扎营地立刻变得闹哄哄的,轮回族人肉振动的声音响彻了天地,混杂在一起后,便形成了一股刺耳的噪音,所有人都在小心戒备着,提防着身边任何一个人,周围的气氛紧张得就像是空气凝固了一样。

    所有人都不知道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只是很清楚自己被那股诡异的白雾给围困住了,既联系不到其他人,又无法逃离此地。然而,就在他们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时,却又现那股诡异的白雾竟然自行消散了,一切又很快恢复正常。

    在所有人都陷入一片茫然的时候,刺血部大祭司和猎人头领被人杀死在营地中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所有人都为之震惊,更感到了恐惧。因为刺血部死的那两人实力在众多轮回族部落的带队大祭司和猎人头领中,即便算不上太强,但也不是很弱,可这样两个强者都无声无息的被人杀死在自己营地中,那么其他人自然也不会认为自己的处境很安全。

    于是乎,营地内最大的那个轮回族部落便作为起人,召集其他所有轮回族部落领队的大祭司和猎人头领,一起商讨应付眼下的这些事情,想要集思广益,找出制造白雾、杀死那两人的幕后之人。

    虽然没有明确表明,但从那个轮回族部落派去通知各族领队之人的使者言谈之中不难听出,他们似乎将矛头对准了地墟的那几个神裔族群。在他们看来,那股困住所有人的白雾绝对不是轻而易举可以施展出来的,肯定事先有过安排布置,而这些安排布置很可能就在营地下方,而轮回族驻扎的营地是那些神裔族群的人安排的,所以他们的怀疑也是最大的。

    虽然还闹不明白,刺血部死掉的那两人和这件事有什么直接关系,还是仅仅只是有人趁着这个机会解决私怨,但有一点却是所有轮回族部落的领队之人的共识,那就是地墟的神裔族群和这件事绝对脱不了干系。

    就当轮回族部落因为同族的伤亡和白雾出现的原因,开始将黑锅放在了地墟的神裔族群身上时,负责此地安全的那三支地墟的神裔族群却陷入到了内乱的危局之中,不能自拔。

    他们之所以会如此,主要还是因为徐长青在撤去雾阵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做了一些推波助澜的事情。他当时并没有立刻取消为困住这几名战士头领的白雾,而是让那几名战士头领交手的白雾化身引导到各自对应的战士头领旁边,然后寻找一个时机,将白雾化身驱散掉,让真正的战士头领取而代之。这样一来,这场试探性的交手,就变成了弄假成真的内讧厮杀。即便之后白雾消散了,交手的三名战士头领也都没有停下手来,依然是认为对方刚才在趁着白雾突起之机,想要刺杀自己。

    至于他们的手下们,在见到各自的头领厮杀不停,也自然不会对其他神裔族群有任何好脸色,各自抽出了兵器,开始对峙起来,仿佛大战一触即。

    这场混战持续了没有多久,就有一艘看上去非常科幻的金色战舰出现在了空中,缓缓的落在了小镇中间的广场上,紧接着战舰底部打开了一道口子,一条悬梯走道从口子里延伸出来,斜斜的插在了地上。

    数十名形态各异的神裔在各自头领的带领下,从出口走了下来,快步来到了小镇外的事地。其中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威严、体形也远远出其他人的尖角巨人,只见他怒视着还在混战中的众多神裔战士,身上猛然爆出一股和天地征伐杀戮之气类似的血气杀意,并且用一种听上去像是响鼓一样浑厚的声音,大声怒吼道:“住手!全都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全都疯了吗?”

    如此大的声音好像响彻天地的轰雷一般,瞬间将在场混战的三族神裔战士从混乱的情绪中震醒过来,那股血气也像是高山一般死死的压制住在场所有人,并且扩散到了整个轮回族的临时营地上,惊动了正聚集在一起商量事情的轮回族大祭司和猎人头领们。

    “是巴伦特!血斧巴伦特。”众人中有一个已经不是第一次带队送人参加神降节的大祭司立刻从这么响亮且独特的声音以及这标志性的力量气息,辨认出了来人是谁。

    其他轮回族人听到这个名字都不禁愣住了,并且在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血气之力覆盖整个营地后,脸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虽然地墟的几个神裔族群因为当年妄图协助他们的主人进驻天宫一事衰落下去,被其他神裔族群囚困在了地墟里面,但这并不代表这几个神裔族群的实力就不强。在这几个神裔族群中,顶层的强者里面有几个战士的实力绝对立足于整个内环天神裔强者的顶端,其中就有血斧巴伦特。

    血斧巴伦特的威名是一场场厮杀中硬生生杀出来的,相传他将所有死在他手中的神裔强者的本源精血凝聚成了一柄血斧,杀的强者越多,融入血斧的强者血液越多,他的力量也就越是强大。

    如今这样一位地墟顶尖的神裔强者亲自来此,对轮回族的众人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无论刚才的事情和地墟的神裔族群有没有关系,恐怕现在的轮回族众人都不可能从血斧巴伦特手中讨到任何好处。

    刚刚还群情激奋、众口声讨的轮回族人此刻全都冷静了下来,各自想着该如何应付血斧巴伦特,而作为这一切混乱的制造者,待在营地的徐长青却被这个血斧巴伦特给吸引住了。

    血斧巴伦特所展现出来的威势非常强大,并且从其无法抑制散出来的强大血气可以推断其实力应该相当于昆仑三界刚刚入道的体修仙人。

    放在进入这个天地之前的徐长青遇到了这样的强者或许还需要花费一番手脚才能将其拿下。

    然而,现在徐长青能够用的手段实在太多了,无论是封入体内的蛟蛇,还是那三股荒兽精血,都能够轻易的将其拿下,更别提之前领悟的两界斩了。而且更让徐长青不会对这名神裔强者感到威胁的原因是此人所拥有的本源力量乃是天地征伐杀戮之气的一种分支,即便现在的徐长青不是朱厌分身,但以他对天地征伐杀戮之气的掌握,依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这名神裔强者的力量彻彻底底的压制下去。

    真正将徐长青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的原因是因为这名神裔强者所用的语言竟然是华夏语,而天空那艘看上去非常科幻的金色战舰从外表上来看,分明就是世俗人间的航空母舰。其中区别就在于世俗人间的航空母舰是用科学制造的动力在海上航行,而这艘地墟神裔族群的航空母舰是用异界神灵的神阵抽取周围的天地之力作为动力,在空中航行。

    一艘远其他神裔族群想象概念的航空母舰,一种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天地的语言,这两个让人感觉无比突兀的东西却正好印证了徐长青此前的一些猜测。

    因为这艘航母战舰肯定是被派来接送参加神降节的各个神裔族群,所以徐长青即便此刻心中对这战舰非常好奇,但也没有立刻前往查探,而是安静的等在了营地内。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前往参加会议大祭司罗从外面回来,吩咐其他人准备动身后,便来到了徐长青身旁,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事吗?”徐长青问道。

    大祭司罗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是不是对我之前杀死那两人感到不满?”

    “不能说是不满,只能算是有些失望。”徐长青如实说道:“你的做法的确是不怎么附和我的想法,但你有你的想法和做事的原则,没有必要完全按照我的想法去做。只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这样的做法对你自身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反倒丧失了一个可以快崛起的机会。”

    大祭司罗迟疑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们两个真的有这么大的作用吗?他们的实力……”

    “实力并不是评价一个人能力的唯一标准。”徐长青不等大祭司罗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或许那两个刺血部的大祭司、猎人头领的实力有些名不副实,在你眼里根本没有拉拢的价值,但他们其他的能力,特别是收集情报的能力却非常出色。如果你不是杀了他们,而是想办法将他们收服听用,你现在最大的缺陷也将会得到弥补,你想要构建的势力才能够真的在短时间内崛起稳固下来。”

    听完徐长青的话,大祭司罗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下手的时候,完全是为了泄愤,而且做完之后,他也没有感觉到自己那里错了。可现在听到徐长青的话,他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一时间心中也不可避免的生出了一阵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