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鬼咒 > 章节目录 第2378章 丁二苗的初恋(69)
    孕妇不敢做主,看着自己老公和公爹公婆,等候决断。

    大背头也不敢确定丁二苗的方案是否可行,问道:“小道长,这个办法,有多大的成功率?”

    “我对自己的方案很有自信,百分百的成功率。你要是不信,就送你儿媳去医院。”丁二苗说道。

    “好,试一试!”大背头咬了咬牙,冲着家人说道。

    于是,孕妇艰难地弯下腰,可是捡起地上的麻将。孕妇的婆婆和丈夫,都一脸心痛地在一边护驾。

    丁二苗叹了一口气,这家人不是心痛孕妇,而是在关心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啊!如果真的在意儿媳妇,应该早就将她送去医院才对。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宗接代的事,害苦了多少女人啊。

    孕妇的动作很慢,吭哧吭哧有声。

    丁二苗很淡定地在一边看着,时不时地喝口茶。

    而大背头却头上冒汗,擦了又来。

    一副麻将,一百多只牌,孕妇捡到一半的时候,似乎坚持不住了,脸色苍白,汗珠挂在脸上。

    “小道长,剩下的就不要捡了吧?”孕妇的婆婆求饶,问道。

    “不行,全部捡起来。”丁二苗说道。

    孕妇抬起头来,流泪道:“可是我的肚子……好痛。”

    “那就说明有效果了。你们家里,赶紧准备接生吧。我可以催生,但是接生不合适。”丁二苗说道。

    听说孩子就要出生了,孕妇又来了精神,咬咬牙,继续弯腰捡起地上的麻将。

    而大背头则安排其他人,去招呼村子里的接生婆,开始准备接生事宜。

    接生婆赶来的时候,地上的麻将,也被孕妇捡的差不多了。

    丁二苗看着孕妇的肚子,挥挥手:“剩下的不用捡了,站起来,听我念咒!”

    孕妇如逢大赦,一手托腰一手抱着肚子,站在丁二苗的面前。

    “五方真雷,雷公电母,火师真王,无鞅雷神,风伯雨师,皆听吾令,破洞伐庙,驱邪治病,馘妖灭精,解分结胎,开癖阴阳,子母两全,临盆有庆,雷霆指挥,呼吸相应,代天奉行。急急如律令!”

    丁二苗面向孕妇,一边念咒,一边以指代笔,在空中不断地画符。

    咒语还没念完,孕妇痛苦地说道:“肚子……痛!”

    丁二苗匆匆念完咒语,一挥手:“行了,去生儿子吧!”

    大背头大喜,招呼家人一哄而上,扶着儿媳妇上了楼……

    丁二苗也松了一口气,在楼下喝茶。

    楼上一顿嘈杂混乱,大约二十分钟不到,传来一声婴儿的响亮哭啼!

    “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我有孙子了!”大背头疯了一样,从楼上冲下来,握着丁二苗的手,泪流满面:“我一连得了三个孙女,这次终于有孙子了……小道长,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啊!”

    这家伙一直等在产房门外,接到接生婆的报喜了,就冲下来给丁二苗报喜。

    “无量寿佛……”丁二苗单掌当胸,口中念佛,说道:“你儿媳妇不容易,好好照顾她吧。”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大背头连连点头,又在丁二苗的口袋里塞了五百块钱,说道:“改天,我去齐云观还原感谢,顺便给孩子求个平安!”

    “不用了。”丁二苗取出一枚铜钱,说道:“把这枚铜钱用红线穿起来,给孩子随声带着,百无禁忌。”

    大背头大喜,接过铜钱,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丁二苗要走,大背头拼死拉住,一定要丁二苗吃了饭再走。盛情难却,丁二苗只好留下来。

    午饭的时候,大背头找了村里的一些体面人物作陪,马校长也在。

    说起今天的捧心胎,说起上次卫田庄小学方云老师遇害的事,大家都对丁二苗佩服不已,一口一声小道长,轮流敬酒,恭恭敬敬。

    丁二苗被灌了许多酒,直到下午三点,才醉醺醺地回到齐云观。

    可是一进观门,丁二苗就察觉到有些不对,环视四周,喝道:“什么魑魅魍魉,敢来我的齐云观里讨秋风?”

    观里的气息不对,似乎有鬼物来过。

    但是丁二苗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想必是什么路过的野鬼,来了又走了吧?丁二苗酒醉,也不管太多,先睡觉再说。

    睡到夜里的时候,丁二苗口渴,起床喝茶。

    一杯茶下肚,丁二苗干脆就不睡了,洗脸刷牙,来前殿默坐。

    “二苗……二苗……”忽然间,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带着阴寒之气。

    丁二苗大怒,喝道:“什么野鬼,半夜里来送死!?”

    上次杀鬼,被师父教训了一顿,面壁半年。所以现在,丁二苗不打算杀鬼了。刚才大怒火,只是想把这些野鬼吓唬走。要不,丁二苗早就偷偷溜出去,把这个小鬼给干掉了。

    不过丁二苗也觉得奇怪,这个野鬼,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名字?

    “二苗,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胡蝶梦啊,我死的……好可怜……”那个声音继续传来。

    “胡蝶梦?”丁二苗吃了一惊,急忙跳起来,打开大门叫道:“胡蝶梦你在哪里?你怎么会突然死掉!?”

    胡蝶梦,去年秋天的时候,被丁二苗打走,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丁二苗万万没想到,那个漂亮开朗的大学生,竟然会突然死掉!

    丁二苗也略知相术,他观察过胡蝶梦的面相,不是短命之人。

    “二苗,我在这里……道观里,我不敢进去……你的阳气好重,我也不敢靠近你。”正南方几丈外,一个浅白色的鬼影说道。

    那鬼影很淡,几乎不容易被现。

    “别怕,我来帮你!”丁二苗有些心痛,转身取来一炷香,念咒以后点燃,插在地上,说道:“你再过来试一试!”

    香头上烟气淼淼,向着胡蝶梦的方向飘去。

    胡蝶梦顺着烟气缓缓飘来,终于来到了丁二苗的面前。观里的灯光照过来,照得胡蝶梦的鬼影楚楚可怜。胡蝶梦面色悲戚,鬼影飘摇,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随风而去。

    丁二苗又取出纸符,遮了自己身上的三盏命灯,这才心痛地问道:“胡蝶梦,你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