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世争锋 > 正文 第1450章 【背黑锅的土匪】
    “闲杂人等闪开——”

    踢哒哒,踢哒哒——

    马蹄铁在青石路面上践踏的火星四溅,在黑夜里,尤其的明显。卫队一路从大帅府冲到了城门口,看守城门的军官还想呵斥几句对方的不知死活,可到头来,那句话堵在喉咙口,就是说不出来。

    是大帅——

    “你的人呢?”

    齐燮元拉住缰绳,用手中的马鞭一指城门口看守的军官,语气颇为不耐烦。对他来说,这已经是生死存亡的关口,如同被困在陷阱里的野兽,在现军火库可能生爆炸之后,他就已经是火山爆的边缘,之所以还存着一份理智,那是因为侥幸。

    希望军火库可以安然无恙。

    作为一名地方军阀,齐燮元等于是走在了人生的巅峰。想要进一步,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在直系军队里,资历也是衡量一个人的能力之一。在督军这个位置上,或许不太明显,可要是想要再进一步,就千难万难了。

    可对于齐燮元来说,在督军位置上还没有做稳,就面临着下台的可能……这让他如何甘心?

    作为地方军队的脑,齐燮元控制着齐鲁大地五个师的兵力,名义上都归他指挥。可这里面,真正能为他所用的最多也就两个师,其中一个师还是他的老部队。而控制其他几个师的弹药供应,就成了他维系地方唯一的办法。

    要是失去了这些……他不敢想象,自己还能在山东督军的位子上坐多久?

    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天。

    如果这个时候,齐燮元还不挣扎一下,那么很可能,他这辈子都将没有机会去把握了。除非……他铁了心地跟日本人走。可是在北洋当政时期,不管是直系还是皖系,都不愿意明着当汉奸走狗,至于卖国……用段祺瑞的话来说:卖国要看情况,借日本人的钱,要是中华国力不足,他们来抢,谁能拦得住日本人?要是中华国力崛起,那不是还不还钱的问题了,而是要和小日本算利息了……

    综合起来,论述北洋时代的特征,就一句话,这是一个铁与血的时代。

    齐燮元也是北洋的一份子,铁血的基因或许不如段祺瑞那么明显,但也有股子狠劲。

    单骑闯营,或许他不敢。

    但是带着卫队,齐鲁境内,他还是能横刀立马的。要不是之前立足未稳,被地方派系牵住了大部分的精力,或许他早就显露出他的本性出来了。

    “带着你的人,跟上!”

    在城门打开那一刻,齐燮元纵马越过半人多高的栅栏,率先冲出了济南城,他身后的卫队也跟着冲了出去。可惜看守城门的城防营是步兵,带头的军官更是咽下了一口唾沫,看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的马队,步兵要跟上骑兵,就算跟着马屁股后面累死,也跟不上。好在他大概知道齐燮元去的方向,应该距离莘庄不远的军火库,咬着牙喊道:“集合!”

    “跑步前进!目标莘庄。”

    济南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可是在济南城外的第五师驻地,明明已经感觉到了军火库那边的爆炸,哨兵在瞭望台上都已经看到军火库方向的火光冲天……

    “郑长官!”

    “师座!”

    ……

    看着手下的团长旅长都来了,驻扎在济南城外的第五师军营内,其实满打满算就一个旅的兵力,三四千人的样子。部队驻扎的多了,齐燮元不放心。

    不仅是齐燮元防着第五师的官兵,第五师也防着齐燮元。

    自从护国战争之后,第五师在北洋序列就已经被孤立,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取消番号的可能。就算没有被取消番号,第五师的状况也很不好,从一等一的主力师,沦落成为地方部队。要不是黎元洪也好、段祺瑞也罢,都看在第五师的老师长靳云鹏的面子上,或许北洋已经没有了第五师的番号了。

    郑士琦在田中玉之后担任的师长,在担任师长不久之后,他就从参谋部的同学口中得到消息,今后山东将不再实行督军兼任第五师师长,也就是说,山东地方派系在高层眼里,都不是被信任的。听到这个消息,郑士琦的心头一片冰冷,要说没有心寒,那都是假的。

    自从田中玉被罢免之后,这种负面的情绪在第五师官兵之中蔓延开来。

    连平日里剿匪,都是出工不出力了,更别说对新督军齐燮元的效忠了。

    现在的第五师官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出错,别给齐燮元找到借口。

    “士铨,你来说一说情况吧!”

    郑士琦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打算,只是让第五师参谋长张士铨分析眼下的局势。

    张士铨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道:“从哨兵看到的情况,起火的地方应该就是军火库。就在刚才,第六师参谋长李钺打来电话,要求第五师协查军火库爆炸……”

    还没等参谋长张士铨说完,第十旅旅长张宗先气的抖,大骂道:“什么时候第五师的师部要听命他第六师的一个参谋长的命令?混战东西,难不成齐燮元连亲自打一个电话都懒吗?”

    “师座,齐燮元欺人太甚,分明不把我们第五师看在眼里!”

    “我们就是按兵不动,让齐燮元自己去找,我就不信了,这齐燮元难不成长了三头六臂不成?”

    “都说完了吗?”

    郑士琦在第五师掌军多年,威信自然不容置疑,手下的将官们见师长怒了,一个个都停住嘴:“我是让你们来出主意,想办法的,也不是来一个个牢骚的。”

    郑士琦说完,烦躁的站起来在指挥部的作战室内来回的踱步。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只有挂在指挥部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的出机械的声音,扰乱者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郑士琦才停下了脚步,内心激烈的斗争之后,似乎做出了决定:“诸位!”

    留在军营内,有资格参加这次军事会议的将官们都齐刷刷的起立,相比一些乱哄哄的地方部队,第五师还是保留着严谨的作风。可惜,这丝毫无法改变第五师的尴尬地位。

    当年在第二次裁减之后,甚至在燕京传言,段祺瑞想要撤掉第五师的番号。

    要不是靳云鹏极力反对,或许已经没有第五师了。

    “如今的局面,已经关系到我第五师的存亡,老长官自从卸任之后,我第五师的局面越来越危难。此时此刻,保存第五师的番号才是摆在我们面前最现实的问题。”

    “请师座训斥!”

    “我部没有骑兵,在黑夜行动容易遭受埋伏,而且缺乏反突围的手段……就算是齐燮元下的命令,也很难执行下去。第五师已经经受不住大的损失了。”

    第十旅旅长张宗先开口道:“师座别会了,你就告诉我们怎么做好了。第五师的任何一直部队要是被打残了,不会有任何兵员和武器的补充,甚至连弹药口卡着我们,这不是就在提放我们吗?”

    这些话说的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沉甸甸的,第五师没有骑兵么?怎么可能,八年前,第五师的编制包括师直属的骑兵营,骑兵团,炮兵团,四个主力团,两个补充团……拿才是第五师最为辉煌的时期。

    可惜,往日不再。

    郑士琦的内心并没有这种颓丧,或许他很清楚,第五师在护国战争的事确实做的过分了,克上!

    这是任何一个上司都无法容忍的过错,自从护国战争之后,至少在北洋系统内,已经没有人会相信第五师了。

    可是郑士琦他不能说,或许当年袁世凯称帝,确实是倒行逆施,可第五师还是北洋序列的精锐,却第一个响应了南方革命党的护国战争,导致北洋大军在开战之初,就陷入被动之中。而当年,郑士琦也是支持反帝的第五师内的高级将官。

    原本,他的意图是将靳云鹏推到高位上,可惜最后功亏一篑,靳云鹏一直游离在内阁之中,但距离那个位置,还是差那么临门一脚。

    如今,不同当年的意气用事,郑士琦只想要保留下第五师的种子,没有了进取心,更多的是蛇鼠两端的犹豫和踌躇。

    说不上满意,也说不上不满,郑士琦脸色如常道:“所以,我们只有朝着铁路,往第九旅靠拢,对齐燮元就说,我们去追击抢劫军火库的土匪去了……”

    土匪?

    张宗先第一个站出来表示认同:“没错,肯定是土匪干的,这帮家伙价值反了天了,我第五师有保境安民之职责,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第五师竟然趁着黑夜要拔营,这个消息齐燮元还不得而知,他骑在战马上,出了城门之后就开始有点后悔,太过冲动了。

    如今城外的情况不明,更何况军火库那边守备军队不少,又有坚固的工事,就算是正规军进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打下来的。更何况,根本就没有听到交战的枪声。

    一把多匹战马,印着远处的火光而去。

    已经撤离出军火库的毛人凤等人听到战马远处传来的轰隆声,虽然很轻,可是心里头却一阵的打鼓。一个手下趴在大道上,耳朵贴着地面,很快就爬起来,对毛人凤说到:“骑兵,是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