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恐怖广播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 燃烧!
    “我真的想不到是谁。”

    嘉措的声音开始粗,皮肤上也开始渗透出黑色的血液,显然是体内的魔气正在不受控制地躁动起来,哪怕嘉措退出了魔身,依旧难以按捺住这种冲动。

    当然,苏白跟和尚现在也是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哪怕苏白也在强力控制着,但是在其身上,血族血统跟僵尸血统正在交替显现,脸上的表情也是时而冷漠时而狰狞。

    和尚身上的气息也是时而沉稳时而急促,紧咬牙关,冷汗直流。

    周围,成千上万的亡魂乱舞,它们造就的攻击力先且不谈,就是这种类似于大染缸似的环境,已经给了苏白三人足够可怕的压力了,

    情绪、心态,甚至是体内的血统,都出现了失控的征兆,这是打算要将三人一起强行化作冤魂厉鬼,化作没有理智的存在!

    苏白一只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额头,喉咙里不时出阵阵怒吼,“怎么办,该怎么办!”

    这一声问话,是喊出来的,这个时候苏白脑子一片乱炖,别说是思考了,就连心平气和地说话都已经没办法了。

    和尚双手举起,直接戳向自己的双目。

    “噗!”

    两颗眼珠被和尚亲自挖了出来,眼珠子随意地落在了地上,和尚双手合什,盘膝而坐,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带着淡淡的佛音,佛光却不断地被压缩着,根本就释放不出去,和尚这是狠辣到自挖双目以求片刻的灵台清醒。

    “哈哈哈,你这死和尚,真他妈的对自己狠啊。”

    苏白哈哈大笑着,双手情不自禁地痉挛着,十指已经长出了锋锐的僵尸指甲,手臂肌肉也已经开始了萎缩跟僵硬。

    苏白的笑声,本来是一种惊叹,但是现在看起来,就像是面对一个大仇人在开嘲讽,事实上,苏白现在心里,那种想杀人的,已经像是一把熊熊燃烧的大火,想压制却根本压制不下去了。

    同样地,苏白清楚,嘉措也是在克制着他自己,没看见嘉措已经连续好几次将他的杀机锁定在自己身上然后又挪开了么;

    妈的,现在两个人简直就像是两个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爆炸,一旦最后没撑下来,就会被这周围的鬼群给裹挟,化作万鬼之中的一员,到时候你就算是听众也没用了,根本就疯了,彻底的疯了。

    好在,苏白心里还有一点点的庆幸,现在只希望短暂恢复清醒的和尚能够趁着这段时间想想办法了。

    嘉措跪了下来,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他的指甲已经刺入了自己的血肉之中,鲜血汩汩流出,嘴唇紧紧地闭合着,闭上眼,全身都在颤抖。

    恢复了思考能力的和尚当即开始说话道:

    “第一,对方没在列车上出手,而是选择将我们故意送到这荒郊野外再行出手,如果对方真是鬼魅,断然不可能有这般妇人之仁;

    所以,贫僧怀疑,幕后,有听众操手,欲将我三人毙杀于此,那个听众,也不敢伤天和乱杀人,所以只局限在我我们三个人身上。

    第二,虽然现在不能确定,但是对方出手之因果,十有落在嘉措身上,现在有一条选择,嘉措先死,对方肯定撤去万鬼,我和苏白,他没理由在你死后继续出杀手,否则就会遭遇广播的惩罚。”

    和尚说完这些时,目光看向了嘉措。

    “你敢杀我!”

    嘉措当即怒吼一声,一身魔躯再度燃起,柴刀一画,直接放在了和尚肩膀位置。

    “干!”

    苏白马上举起枪口,对准了嘉措的脑袋。

    现在三人,和尚自挖双目获得片刻清明,而苏白跟嘉措,则是直接变成了冲动易怒的火爆性格,两个人说话方式都早就变了!

    嘉措的柴刀,刀尖释放出的煞气,已经割破了和尚的脖子,鲜血也流了出来,但是比起和尚自挖双目后的两行血泪,还是不如。

    嘉措的手在颤抖,他在压制自己心头的怒火,也在压制住自己杀人的冲动,刚刚和尚其实没有说要对付自己,但是一说自己如果先死对方就会撤手,嘉措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苏白跟和尚两个人可能会先对自己出手杀死自己。

    如果在平时,就算是这样,嘉措也会淡然自若地或战或退,但是这时候,他很难忍住,没直接将和尚的头给砍下来,已经算是竭尽全力在压制自己了。

    苏白出了一声咆哮,将枪口对着下方,不再瞄准嘉措,大口地喘息着,喊道:“该死,我们不能自相残杀,那个该死的混蛋无论目标是谁,我们如果靠自相残杀求自保,不跟个白痴一样?”

    但是话是这么说,当苏白再度抬起头看嘉措时,双眸之中的血光却比之前更加地浓郁,他的脑海中,其实已经在不停地在咆哮,杀了嘉措吧,杀了他自己就不会痛苦,杀了嘉措吧,杀了他,自己就能活。

    听众之间,哪怕是苏白、和尚以及胖子跟嘉措之间,在涉及到根本利益,尤其是眼下生死危机时,背后捅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又有何妨?

    天见可怜,苏白现在忍受得多么痛苦!

    嘉措低喝一声,将柴刀落下,刀尖抵在了地面上,

    “杀我,可!

    我可以不反抗,因为我知道,你们两个人联手,我必死无疑,但我只要求你们两个人立下誓言,苏白,以你血族血统名誓,七律,以你佛心名誓;

    我死后,你们如果脱困,必须无视广播因果,无视一切阻碍,帮我杀了那个设局坑杀我的那个人!”

    嘉措手一松,柴刀落在地上,他整个人单膝跪在了地上,膝盖落地时,撞出了一个浅坑。

    “要杀就快点动手,本尊快要忍不住了。”

    苏白闻言,猛地将枪口再度举起,对着嘉措的脑袋。

    “糊涂,嘉措,苏白,你们现在心绪都已经被燥火攻心了,现在的你们,就是一头了疯的野兽;

    如果对方要杀的人,不是嘉措你,而是贫僧跟苏白之中一人呢,对方故意只添加你一个人为好友,是不是有可能是故意的,希望看到我们内讧,先看到我们自己先杀死自己人。”

    和尚说完这些话时,重重地咳嗽起来,他的额头上,青筋毕露,隐隐约约间有暗黑色在流淌,这是要走火入魔的征兆,

    显然,和尚哪怕是自挖双目,也只能支撑到这里了。

    和尚忽然站起来,双手抓住了苏白的肩膀,这时候的他,已然癫狂,双目空洞,但是苏白可以感受到,和尚正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这一刻,估计和尚心里已经涌现出了好几次要杀了苏白要杀了嘉措的念头了。

    “我们可以死,但是我们不能窝囊死,我们更不能当别人的枪,内讧,然后被别人看笑话!

    现在,不去管那一条微信,不去管那个人的阴谋,不去想那个人,到底要杀我们三个人之中哪一个!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出去,冲出去,逃出去,回到老方家里。

    先保住自己的命,才能复仇,有命,才能做一切!

    嘉措,贫僧和你燃烧法身以秘法刺激潜力,帮苏白,冲出去!

    苏白,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带着我和嘉措的残躯回去,保证我们在下一个故事世界来临前不咽气,只要你能做到,下一个故事世界之后,你之前欠我们的人情,一笔勾销,贫僧和嘉措还欠你一个人情!”

    话毕,和尚疯癫一样怪叫一声,其身上,佛光化作了火焰,熊熊燃烧,一时间,周围万千冤魂一下子后退,显然是被和尚这佛门业火烧烤得实在承受不住了,而和尚脸上的痛苦之色也减缓了许多,显然,燃烧身体,以秘法刺激潜力,在这个时候,反而是一种解脱,一种很爽的感觉,因为被压抑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

    嘉措瞪了苏白一眼,当即重新抓起柴刀,柴刀画出一道弧线,从后背刺入嘉措自己身体,佛身,魔躯一起出现,各占半边,佛光、魔烟在此时一起燃烧。

    “给本尊死开!”

    嘉措如同野兽一样双手不停地挥舞,一道道由佛和魔燃烧所得的火焰四散出去,跟和尚一起,又开拓出了一片真空区域。

    这个时候,苏白心里可是没有半点被和尚跟嘉措誓死保护离开的感动,

    因为苏白也想燃烧自己,也想刺激潜力,也想这样无所顾忌地泄一下,他现在已经要被逼疯了。

    而和尚跟嘉措,一边燃烧自己一边居然在大笑,显然爽得不得了,这足以可见,之前的压抑和内心之中被撺掇起来的疯狂是多么可怕。

    苏白现在整张脸都因为这种痛苦而狰狞起来,

    “为什么不是老子来燃烧,你们谁带我回去,艹,你们俩贱B,不等老子答应就先!”

    “因为……你对于这疯,有经验,我们没有,你能在这个环境里,撑得比我们更久!”和尚的回答传来,然后他跟嘉措两个人一起向一个方向开路。

    “然!”嘉措附和道。

    “…………”苏白。

    苏白忽然觉得他们两个说得好有道理,自己根本没办法反驳。